top of page

日本免疫細胞專家 曾振武博士- 剩餘3個月壽命的癌患者,通過 "第四種治療" 奇蹟存活

已更新:3月5日




剩餘3個月壽命的卵巢癌患者,免疫療法與抗癌藥物治療結合,2個月後腫瘤細胞全部消失

杉本女士的經歷真實的採訪治療過程及醫師的專業治療在將近三個月的時間內,卵巢癌晚期患者絲毫沒有想到,她將成為一項顛覆性的醫學報告的主角——免疫療法和抗癌藥物治療的結合在兩個月內將腫瘤細胞完全消滅。

這個驚人的發現是在今年的「第14屆國際免疫學會議」上公佈的,為期六天的會議吸引了來自75個國家的約6000名醫療專業人員和研究人員參加。


這個治療的受益者是45歲的女性杉本由佳(化名)。杉本的癌症處於第IIIc期,已轉移到腹膜和幾乎全身的淋巴結。腫瘤標記物(CA125,註1)的正常值應低於35,但她的值卻高達911。今年1月,她接受了子宮和卵巢等器官的切除手術,但無法完全去除殘留在淋巴結等部位的癌細胞。


杉本的救星是東京台東區的藏前內科診所的所長曾振武博士,他建議杉本接受NK(自然殺手)細胞免疫療法和抗癌藥物治療的組合。曾院長通過結合免疫療法和抗癌藥物治療,充分發揮了兩者的優勢,成功挽救了癌症患者的生命。即使考慮到復發的風險,曾院長的治療方法也引起了學術界的關注,因為它為晚期癌症患者提供了希望。


然而,在癌症完全消失之前,杉本面臨著大醫院按照教科書方式推薦單獨抗癌藥物治療的傳統,以及後來提到的混合治療所需的高昂醫療費用。


杉本於約一年前首次感到身體異常。 她回憶道:“我想大約是去年9月左右。我開始感到腰部有硬塊。這種感覺逐漸增大,我決定去看我的常規醫生。” 她去的地方是位於東京新宿區的綜合醫院。經過檢查,主治醫師無聲無息地走進了診察室的背面。但杉本聽到了醫生的聲音,她知道自己的不安已經變成現實。“需要入院安排。” “回到診察室的醫生表情嚴肅。這個硬塊已經長到約10厘米大小,他告訴我可能是卵巢癌,並建議進一步檢查。”(杉本) 精密檢查確認了她的診斷,確實是卵巢癌。不久之後,發現已經轉移到了腹膜和全身的淋巴結。根據前述的診斷,癌症處於第IIIc期,晚期癌症,預計壽命只剩下三個月。


通常情況下,卵巢癌如果處於I-II期,手術就可以完全切除,但一旦進展到III-IV期,單純手術已經無法治愈。 “當時我感到有點摸不著頭腦,感覺自己像是在劇情中,並且完全沒有現實感。”(杉本) 主治醫生建議儘早通過手術切除癌症。 然而,在同一時期,“由於癌症緊貼在膀胱上方的大血管上,可能無法全部切除,所以無法確定是否能治癒。”他在診察和解釋中從未提到“治癒”這個詞。 諷刺的是,主治醫生的模棱兩可態度最終拯救了杉本的生命。由於恐懼無法消除,杉本的丈夫找到了藏前內科診所。


那時,曾院長說出了一句看似理所當然的話語,杉本至今記得清楚。 “癌症是可以治癒的,別擔心。” 杉本說她“非常放心”地對待主治醫生在綜合醫院接受手術後,決定在藏前內科診所接受治療。


抗癌藥物並不是她的選擇杉本決定接受NK細胞療法,這是一種免疫療法,通過恢復或增強人體本身的免疫力來對抗癌症。患者需要捐獻約30-50毫升的血液,然後提取一種稱為NK細胞的淋巴細胞。這些細胞會在無菌環境中培養約兩周,然後再注入患者體內。培養後的NK細胞數量約為30億至50億個。在健康人中,血液中的NK細胞數量約為5億至10億個,所以患者體內注入的NK細胞數量最多是正常水平的10倍。


曾院長解釋說:“最大的治療關鍵在於增加NK細胞,這樣稱為CD4的淋巴細胞也會增加。CD4可以被看作是打敗癌症的指揮官,CD4的數量增加意味著免疫系統對抗癌症的能力增強。


” 蔵前内科診所從1998年開始采用NK细胞療法,是日本NK细胞療法的先驅之一。 大多數前来就診的患者曾在其他醫院被告知放棄治療,因為他们已經患有晚期癌症或末期癌症。許多患者不僅接受NK细胞療法,還同时在其他醫院接受抗癌藥物治療或放射療法,但他們的5年生存率不到20%。 在日本,末期癌症患者癌细胞已轉移至離發生部位較遠的器官,其5年生存率為8.7%,因此蔵前内科診所的成績表明該診所的治療效果顯著。


在一月底,杉本接受了綜合病院的子宫切除手術,但癌症仍未被完全切除。 手術前,主治醫師曾解释過:“如果無法完全切除癌症,我們可以考虑抗癌藥物治療。”但手術後,他再次建議接受抗癌藥物治療。然而,杉本對抗癌藥物治療感到不安。 她說:“我身边有朋友因抗癌藥物治療而身體崩潰。雖然我的孩子還很小,但我不願意冒險選擇一種没有保障的抗癌藥物治療。


然而,無視杉本的担優,主治醫師只是堅稱“治療只有抗癌藥物”。 對於一般人來说,不容易拒絕大醫院醫師的建議,但杉本说:“我想嘗試免疫疗療法”,並於2月初離開綜合醫院,開始接受NK细胞療法。 曾院長回顧當時的情況時說:“要使用抗癌藥物,必須保持足夠的淋巴細胞CD4。然而,杉本當時的CD4數值已經下降到正常值的一半,使用抗癌藥物治療將是危險的。 在CD4不足的情况下使用抗癌藥物,可能會讓原本没有被抗癌藥物杀死的癌細胞利用免疫力下降的機會迅速蔓延到全身。 此外,抗癌藥物的影響也會對CD4造成損害,使其數量減少,無法恢復到正常水平。” 從2月初开始的NK细胞疗療法在4月底完成了12次療程。然而,為了確認治疗療效果,杉本于5月初接受了PET/CT检查,結果令人失望的是,癌症却惡化了。

曾院長解釋:“由於年輕,癌細胞的生長速度非常快,不僅轉移到全身的淋巴結,還轉移到脾臟。在這種情況下,單純的NK細胞療法無法治愈癌症。” 因此,曾院長建議杉本除了NK細胞療法外,還應該接受抗癌藥物治療。最初,免疫力(CD4值)下降到正常值的一半,但最終恢復到正常值,並且可以保持正常水平。 曾院長說:“在免疫力恢復正常的情況下,如果體內注射大量的NK細胞,即使使用抗癌藥物,CD4的數量也不會下降,反而會增加。因此,在這個時候使用抗癌藥物是有效的。


然而,對於杉本來說,這個消息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她說:“當我聽到抗癌藥物时,我想:‘我已經完了吗?’” 雖然猶豫不決,但她告訴自己:“已經没有其他選擇了”,最終決定接受抗癌藥物治療。


然後,癌症消失了 抗癌藥物治療是由保險支付的,而NK细胞療法則被視為自費治療,也就是完全由患者自己承擔費用。蔵前内科診所的情況下,一個療程12次治療。 此外,根據日本的醫療制度,如果選擇同時接受保險支付的治療和自費治療,則原則上患者需要全部自付抗癌藥物治療費用,而不僅僅是自費治療費用。


杉本之所以在大型醫院接受抗癌藥物治療,一個原因就是混合治療的問題。 曾院長解釋說:根據目前的醫療保險制度,像杉本這種病情只能接受抗癌藥物治療。由於保險不適用,醫生不能建議患者同時接受自費治療。


杉本最終接受了NK細胞和抗癌藥物的混合治療,但因為蔵前内科診所缺乏相關設施,她無法在那裡接受抗癌藥物治療。因此,她最終選擇在埼玉縣所沢市的診所接受抗癌藥物治療,並於五月底開始治療。治療效果迅速顯現。


她說:腰部的硬塊逐漸變小,這是我能感覺到的。一個月後,我檢查了腫瘤標記物(CA125),在接受混合治療之前,該指數曾暫時升高到1554,但現在降至173,只有個位數。”再過一個月,腫瘤標記物的值降至15.5,恢復到正常水平。PET/CT檢查也確認癌症已完全消失。


雖然距離癌症消失已經接近3個月,但杉本目前還沒有出現復發的徵兆。杉本的癌症完全消失了。 NK细胞療法可能成为末期癌症患者的希望。關於杉本的案例,東京女子醫科大學先端生命醫科學研究所的有賀淳教授這樣分析: “抗癌藥物治療和NK細胞療法的聯合治療效果出奇不意。在免疫療法的一種“癌症肽疫苗療法”(今年5月被日本厚生勞動省批准為高度醫療)的臨床試驗中,聯合使用抗癌藥物也取得了顯著的效果。


但是,不清楚抗癌藥物和NK细胞哪一種起了作用,也不能認為與所有化學療法的聯合治療都能取得效果。需要進一步研究哪種類型的抗癌藥物可以與之聯合使用。 像NK細胞療法這樣的免疫療法被寄予厚望,被認為是外科手術、抗癌藥物和放射線治療之后的“第四種癌症治療方法”,但正如前文所述,從體制上來看,患者很難選擇接受這種治療。 當考慮到醫療是為了患者時,結論自然而然地出現。如果可以迅速將有效的免疫療法納入保險支付的治療中,患者的負擔將減輕,癌症治療的選擇將更加多。





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